rowingriddle

古罗马史同写手
I cannot rest from travel;
I will drink Life to the lees;
To strive, to seek, to find, and not to yield.

Rumour has it

cp:尼科美德斯/恺撒


死后的世界,这是糖啦,我写史同以来的第一颗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连载的长昼将尽第二章昨天辛苦挣扎了两小时,才写了600多字,现在不是很在状态,为了证明我还活着,先写个短篇

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-



这条小径上很干净,没有一点落叶或草屑。盛开着蓝紫色小花的草地在两侧延展开,高大的悬铃木在密集的花丛间生长。那是蓝铃花,恺撒在不列颠尼亚见过。而在几天前,草地上还只是纯粹的草,几匹未披挂马毯的棕马在上面悠闲地散着步。


这是亡灵的世界,一切可能,或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发生。


他穿过一片树林,绕过几棵石松中的小喷泉,上面是提着酒壶的镀金甘尼梅德像,清冽的水从他的壶中倾泻,顺着喷泉流到林间的水渠。在树林边缘的露天浴池,恺撒找到了尼科美德斯。尼科美德斯正坐在池子边缘,将赤裸的双足放在水里,在廊柱的阴影中纳凉。


他也脱了鞋,像尼科美德斯那样坐到了池子旁,亲吻身边的比提尼人,并在后者的唇齿间尝到甜味。


“是石榴。”年长的男人解释说。他从手边的碟子上拿来一瓣,去除心皮之间的隔膜后递给恺撒:“你昨晚失约了。”


“抱歉,你等了很久吗?”恺撒露出一个饱含歉意的笑:“我们去亚历山大的希帕提娅家了,没能用鸽子通知你。”


“因为西塞罗会发现,对吗?”尼科美德斯大笑着说:“他想确认这件事的真伪很久了。”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,西塞罗就热衷于宣扬或许不存在的,恺撒和比提尼亚国王之间的风流韵事。


“所以我不敢冒险。事实上,是昨天我们在西塞罗的宴会上,临时起意决定要去拜访。得知那个女数学家被基督徒残忍杀害的消息,西塞罗当场哭了。为了安慰他,以及照顾在场的人的心情,我们立刻出发去看望希帕提娅。”


在基督教席卷罗马后,已死的希腊人和罗马人难得地同仇敌忾了起来。可以想象,在接下来的几个月,希帕提娅家将迎来络绎不绝的访客。


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他们如今身处的世界只欢迎和他们相同信仰的人,基督徒的灵魂居住在另一个他们无法触及的空间,彼此都不会打扰对方的安眠。或许就像耶稣所说,“上帝的归上帝,凯撒的归凯撒”,对吧?


“即使是痛哭流涕的西塞罗,他的敏锐程度和与生俱来的八卦天赋也是不可小觑的。”尼科美德斯叹了口气,又问:“你们给希帕提娅带石榴了吗?”


“石榴?为什么?”


“希腊人乔迁新居的第一个礼物应当是一个石榴,并要把它摆在家里的圣坛上,象征物产丰饶,土地肥沃,以及好运气。”


他们忘了这件事,恺撒顿时感到一阵尴尬。死了很久的亡灵在新的世界里随心所欲,很多原本在人间会遵守的传统早已被遗忘。


下一次做客时再带吧,他想,只希望那还是希帕提娅收到的第一个礼物,或者在此之前,有别的亡灵赠送给她石榴。



他想得太出神了,以至于被扯进水里时毫无防备。在呛了几口水,又甩掉身上因被完全浸透而变得沉重的托加后,才好不容易恢复原先的镇定。


“看来我今天必须要在这里呆到衣服完全干为止。”恺撒懊恼地说:“除非你能帮我找一套一摸一样的。”


尼科美德斯诚实地摇了摇头。




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— -

我真的蛮喜欢偷情梗的,2333

安利蕾切尔.薇姿演的《城市广场》

写文时听的背景音乐就是标题


评论

热度(9)